上九山古村特色

Characteristic

国家级传统村落·国家历史文化古村

爷娘庙的传说

发布时间:2020-01-02 14:02:05 来源:上九山

在群山环抱的上九山村东北方,横亘着连绵起伏的凫山山脉。在山的中段有一座“凫山羲皇庙”,俗称“爷娘庙”,羲皇庙始建年代无考,后唐长兴二年(931年)重修时,已具有相当规模。后经宋、元、明、清多次维修,形成东、中、西三路,殿、庑、阁、楼百余间,占地3万多平方米的古建筑群,1929年被军阀梁冠英的部队焚毁,现遗址碑碣尚存。而从此处到上九山村不过二十里路,之间竟还稀稀落落的散布者二十多座“爷娘庙”,大一些的,便在村头或者道路两旁,摆着祭台,上面经常还插着未燃尽的香。而那小一些的,就隐藏在山脉或者田地中,有的已经破败不堪,留下些断瓦残垣。而这“爷娘庙”,还流传着一个人类起源的传说。

在很久很久以前,人们居住的是一个清平世界,那时,人人和睦,衣食丰富,山明水秀,如同天堂仙境。后来,世人有了变化,有了好坏和贫富之分。有这么一家子,夫妻俩给人扛活累死了,留下一双十五、六岁的儿女。这姐弟俩无家无业,就到村外一个大石龟旁边安身,白天靠挖野菜充饥,晚上就依偎在石龟身旁过夜。

过了些日子,老石龟说话了:“你们要多煮点野菜,也给我些吃。”姐弟俩听了老石龟的话,每天宁愿自己少吃点,也缺不了老石龟的。又过了些日子,一天半夜子时,老石龟又对姐弟俩说:“明天午时三刻,世上将有大灾大难,你俩千万别离开我半步。”

第二天午时三刻,正晴朗的天,突然乌云滚滚,狂风大作,天黑得像锅底似的,伸手不见五指,霎时大雨倾盆,像搬起井筒往下倒一样。这时,老石龟把大嘴一张,说:“快到我肚里来吧。”姐弟俩进了石龟肚里,一看里面存有好多煮熟的野菜,饿了就吃。老石龟带着他们在水里游啊游,不知游了多少日子,这天来到一座大山上,老石龟说:“到地方啦,你们快出来透透气吧。”姐弟俩爬出来一看,已来到一座大山顶上,四处全是茫茫大水,一片汪洋,没有一个人影,无人无畜,没有树木也没有庄稼,更没有花草虫鱼,姐弟俩心里凄凉难过,鼻子一酸,号啕大哭起来。老石龟又说:“你们也别哭了,现在世界上只有你姐弟二人,你们要挺起精神来,今后还要靠你们俩创造一个新的世界,繁衍后代啊!”

老石龟说完话就把肚里存放的野菜吐出来不见了。

姐弟俩哭了一阵,只好在山上转悠,饿了就吃点老石龟留下的野菜。几天后,洪水退去了,两人从山上来到山下,住在一个石洞里,后来又开了点荒地,采了野谷子种上,慢慢地就有饭吃了。

有一天,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道人,弟弟问:“道长尊姓大名?从何而来?”老道说:“我姓石,道号龟子,不瞒二位,当初凫水带你们来此地的便是贫道。”二人一听是救命恩人,便双膝跪下谢恩。道人说:“你们也不要谢了,我今奉玉皇大帝的旨意,叫你们结为夫妇,以繁衍后世。”姐姐一听刷地一下脸红到了耳根子,说:“道长说别的都行,这一点确实不能从命。”弟弟也说:“俺是亲姐弟怎能成亲呢?”道人说:“我们来试一试,姐姐到东山上点上一堆柴,弟弟到西山上点上一堆柴,如果两堆柴草冒出的烟能聚合在一起,你们就结为夫妇。”

姐弟二人都答应了。分别点燃了两堆柴草,那烟火先是袅袅上升,可是升到空中以后,东边的烟火向西飘,西边的烟火向东飘,最后合在了一起,变成了一股烟。道人找到他们,问怎么样,可是姐姐却说:“这是道长使了法术,不算不算!”

道人说:“这样吧,这里有一盘石磨,姐姐背着下半扇,弟弟背着上半扇,姐姐上西山,弟弟上东山,各把半扇磨盘往下滚,如两扇磨能滚到一处相对,你们就成婚,对不上就不成婚,你们看怎么样?”姐弟俩心想:这么高的山,山路又崎岖怎么能滚到一处呢?说:“行!”便各自背着磨盘上了山,往下一撒手,就看两个磨盘象吸铁石一样,自动滚到一处,然后合为一盘磨。道人说:“这磨盘是你们背上山的,自己推下去的,最后合在了一起,这无话可说了吧。”

姐弟二人知是天意,只好答应,老道人插草为香叫他俩拜堂成了亲,一转眼,老道人就不知去向了。

姐弟俩成了亲,用草木搭了茅草屋,过起了日子,可是怎样才能繁衍人类呢?姐姐说:“咱就用泥捏人吧。”就这样姐弟俩成天和泥捏人,开始的时候捏人没有经验,捏得皮肤粗糙,也不那么俊俏,后来越捏越巧,泥也和得细了,捏好晒干放进屋里,过了七七四十九天,真的都会走路了,就这样一批一批的都走了。有一天,突然天上乌云密布,下起雨来,姐弟俩就赶忙把捏好末晒干的泥人往屋里拾,拾了一些,雨下大了,来不及拾,就用扫帚扫,有的把胳膊扫断了,有的把腿扫掉了,有的把眼睛戳瞎了,因此世界上的人后来有瘸腿、瞎子和断臂、掉臂的。现在人的身上有搓不完的泥灰,就因为人类是老祖先用泥捏成的。


后来,人们把石龟凫水落脚的山取名为凫山,又在姐弟俩居住的山洞前建造了一座庙,起名为爷娘庙。

从此,伏羲和女娲繁衍人类的故事被后人传颂后,前来爷娘庙祭拜的人们也络绎不绝,祈福生子传宗接代,儿孙满堂。现在凫山一带人民仍流传着一首歌谣:

东凫山、西凫山,

天连水来水连天。

多咱哭到洪水干,

洪水干了立人烟。